大眾教育:把自閉天才變成平庸工作者

大多神經典型人士(NeuroTypicals)不知道如何指導自閉人士。他們努力把自閉人士的行為調整與自己的社會能夠相容。他們的目標是管理自閉人士,而不是發展他們的潛能。因此,自閉人士為了創造自己的成功,必須研發和使用非傳統的策略和方法。神經典型人士的策略通常不適合他們,神經典型人士通常也無法提出合適的策略。

大量生產模式的神經典型教育系統必定會把傑出的自閉人才變成平庸的工作者。與華德福老師為每節課創建不同的教學大綱相反,主流學校的老師只是強制學生適應大量生產的教學大綱。他們也不太可能為了激發孩子的潛能而付出額外的努力。

自閉兒童缺乏經驗、判斷與執行能力差勁,這意味著他們即使成年了還是得完全依賴照顧者來引導他們走向成功。照顧者必須捫心自問,他們想要投入多少精力和資源來開發孩子的潛能,以及誰能幫助他們設計出合適的策略來發揮自閉兒的潛能。

那些對人才發展非常認真的照顧者必須採用在家教育。他們應該聘請理解自閉狀態的專家來説明他們的孩子設計一個定制的課程。他們必須準備打破常規(比如讓他們的孩子深入鑽研某些領域),而不是努力追求神經典型兒童的全面發展模式。[這只是一個簡單的例子;我並不是說學習多學科是一個壞主意。]

 

我小時上的是一所主流學校。當時我周圍沒有人認知自閉狀態,也沒有人知道我是自閉人士。因為我很安靜也沒有明顯的行為問題,大多人都不懷疑我與其他孩子不同。

在上小學起,我開始閱讀從公共圖書館借來的大學科學和心理學教科書。所有的老師只對我說不浪費時間閱讀這些書,而是把注意力集中在教學大綱上。但是我覺得那些教科書太枯燥了,我不想認真地學。我以前甚至因為一個同學在科學考試中得了比我高3分而被拒絕了代表學校參加科學競賽的機會;他有溫習功課但我根本不理會溫習。在那時如果可以妥善鼓勵我系統化地學習,指導我獲得學位是可容易辦到的,之後我可能還會成為一名教授。但是我的父母並沒有培養我這方面的興趣。

在中學的時候,我的父母很有遠見,給我買了一台電腦。我幾天之內就自己掌握了基本的功能,但他們卻對我的成就視而不見。他們後來叫我去上一個超級簡單的電腦基礎課,學習我已經知道的東西。後來在不知道什麼更好的選擇的情況下,我只是用它來玩遊戲。但是我的父母沒有指導我如何有效地使用電腦。

我很快也自己學會了程式設計,並創建了一個很簡單的自動互聯網中繼聊天(IRC)機器人。我學會了電腦修理技術,並向別人收費修理電腦。當5名理工畢業生組成的程式設計團隊離開一家互聯網初創企業時,是我的一個客戶的老闆擺脫我接手處理網頁的問題。我很快就學會了網路程式設計,將網站載入時間從8秒縮短到了半秒。如果有了指導,我可磨練自己的技能達到駭客水準,加入一家網路初創公司,等到這家公司在證券交易所上市後,我就可以退休永遠不用為他人打工了。但是我的父母沒有為我這個事業做任何策劃。

當我在中三有了自我意識後,我討厭學校一直在貶低我的智能。即使我跟她打賭我能正確地回答科學教科書上的每一個問題,校長堅持不讓我放棄文科和人文學科,允許我專注於理科科目。這些額外科目的老師無法向我解釋為什麼他們不相關的科目是重要的,只是告訴我要集中精力在考試中取得好成績。但是我的父母沒有介入改變我教育情況。

感到了沮喪和煩惱,我故意忽視了學業,還刻意考不及格A數學科目以懲罰學校對我的待遇。這使我失去了在理工學院學習(當時非常受歡迎的)電腦科目的機會,嚴重了損害了我未來的職業機會。這一次,我的父母終於行動:責備我愚蠢和固執。剩下的都已經是歷史了。

 

照顧者,如果其他人不相信自閉兒的潛能,那也沒關係。但是如果你也不信,他們的前途必定完蛋。如果你不確定如何開發孩子的潛能,那就向別人尋求幫助,不要犯和我父母一樣的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