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容精神

包容並不一定是把那些有差異的人包括在我們的日常活動中,而是自動接受大家的真我和差異。我們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偏好和需求;我們每個人表達自己的方式都不一樣;我們每個人都有優點和缺點。找到讓我們每個人成為真實自我的最佳方式,是包容的最終目標。

換句話說,包容並不意味著每個人都必須在同一個地方一起做每件事。有些人喜歡一邊工作一邊和同事聊天和聽著吵鬧的音樂,而另一些人則喜歡在安靜祥和的環境中獨自工作。強迫兩種類型的人在同一個地方工作實際上是不尊重他們的不同偏好。最好是讓他們在各自在喜歡的空間工作,只在會議室、辦公室儲藏室和食堂等共用的地方平等相聚。

神經典型人士傾向于將包容理解為每個人都平等地共同參與活動。自閉人士傾向于將包容理解為有平等的機會參與他們自己選擇的共用活動。一些神經典型人士會盡可能地把自閉人士包括在自己的活動中(比如學校、工作、休閒、宗教活動)。然而,許多自閉人士發現處理這些活動得付得出社需求是一項導致他們更難有效地發揮功能的挑戰。

 

另一方面,許多自閉人士雖然說自己支持包容概念,但他們衡量自己成功的標準是自己變得多麼神經典型,而不是如何有效地利用了自己的自閉特徵發揮潛能。許多自閉人士追求的是正常化的平凡,而不是成為非凡的典範。雖然永遠無法達到,但他們渴望成為的他人的影子,而不是最好的自己。

找到方法來發展我們理解神經典型人士的能力、學會適應神經典型環境可以促進我們自己的職業發展;這並沒有錯。會給我們自己帶來麻煩的是,認為偽裝就是成功,正常就是卓越,真實無關緊要。

我們常說自閉人士有不同的能力而不是殘疾。我想糾正這句話:自閉人士有不同的能力和殘疾。自閉人士生活在一個使他們喪失生活能力的社會裡。雖然他們有潛力發展自己的能力,但神經典型人士幾乎不知道如何做到這一點。相反,神經典型人士通常認為自閉人士越是走向神經典型的平庸,就越接近成功。

每個自閉人士得自己負責抵抗被神經典型化的壓力,找到自己與眾不同的方式發揮非凡,因為這是我們身為自閉人士能夠找回真正潛能的唯一出路。大多數自閉人士放棄了這個奮鬥,變成了懷恨照顧者的寵物。而照顧者則不情願地計算著照顧忘恩負義的寵物的費用,並擔心自己死後寵物會不會遭殃。

 

神經典型人士和自閉人士都應該和彼此做一個交易:自閉人士應該盡最大的努力照顧好自己、履行他們的社會義務、找到生活的意義。神經典型人士應該盡力支援自閉人士探索和利用他們的不同能力來實現這三個目標。

即使自閉人士是在自己家裡工作,而不是在嘈雜的辦公室、工廠或餐館裡與許多人見面,這種交易也能奏效。在適當的安排和策劃下,社交和口語交流技能會變得不必要。能夠照顧自己並找到意義,同時保持真實的自我,應該是我們衡量成功的真正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