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疑无知的家长

自闭倡导不仅仅局限于举办自闭讲座和参与自闭意识活动。自闭倡导也是勇敢地面对我们在现实世界中遇到的恶霸,包括那些声称为我们而战,却把我们当成废物的家长。

在学校里,恶霸同学们用绰号取笑我们、使用手脚攻击我们的身体、在社交上孤立我们。在成人生活中,这些恶霸通常会变得更加聪明和狡猾:他们会使用我们不一定能够察觉的手段来欺负我们。例如,他们把我们当作孩子一样对待挥舞手指强迫我们进行眼神交流,同时声称这是有助于我们提高社交技能的培训。

如果我们不为自己争取尊严和平等,他人也不可能为了我们挺身而出。因此,我们必须学会对现实生活中遇到的欺凌行为做出温和但也坚定的回应。

 

以下是一些自闭倡导者在与从事霸凌行为的无知父母互动时可使用来反驳的问题:

为什么可以接受无礼对待自闭成人(例如,以和小孩沟通的方式对他们说话,对他们应用自闭小孩沟通的方法)?为什么自闭成人在受到不尊重的对待时感到不爽是错误的?如果家长们也受到同样的对待,他们不会感到不爽吗?

仅仅因为治疗方式的初衷是好的,而且是为了帮助他人,就必定是道德的做法吗?仅仅因为它提供可测量的结果(不考虑道德和个案的情绪)就必定是可接受的治疗方式吗?仅仅因为个案不能反对,治疗方式就肯定合适吗?只要它有一个未知的机会能够成功地把自闭个性删除掉,无论多么昂贵的治疗方式都算是合理的吗?

为什么当有冲突时,人们会自然而然地认为是自闭成人造成的问题或者是自闭人士无法理解状况?为什么不能是父母造成了误解或有意图制造出问题呢?我们怎么知道问题不是自闭人士以外的其他人的错呢?

为什么坚持纠正自闭人士的所有问题(比如要他们不停进行眼神交流)是可以接受的?我们是否总是需要眼神交流;即使当我们看着电影屏幕或过马路的交通灯也是要维持交流?我们必须纠正自闭成人的所有行为吗?

为什么人们认为自闭人士不能靠自己的努力办事,而必定需要依靠父母才能够有任何成就?自闭人士真的注定是无助和依赖他人的吗?

为什么自闭人士的生活总是围绕着自己的父母?为什么自闭人士不能像我们其他人一样,在不提到自己父母的情况下谈论自己的成就和身份吗?为什么自闭成人不能像其他人一样,不需要父母同意的情况也能做出自己的人生选择吗?

为什么我们认为忽略自闭人士,直接和他们的父母交谈,是合理的行为呢?先向自闭人士解释情况有什么不对吗?如果自闭人士在被忽视时感到不爽,那又有什么错呢?如果其他人被当着是透明的,难道就不会有同样的感觉吗?

为什么自闭人士必定有情感障碍,必定是带着面具面对世界?此外,为什么假设任何表达任何负面情绪的都是这些问题的结果呢?如何确定不是父母才是真正需要接受心理治疗的人呢?如何确定情感障碍实际上不是由父母自己造成的?

为什么认为情绪健康的自闭人士不是真正的健康,而只是戴上了面具假装演戏?为什么自闭人士必定没有真正保持情感健康的能力?为什么认为自闭人士都是需要专业精神病学帮助的问题人士?

为什么人们认为仅仅因为自闭人士有自闭状态就必须免费做自闭工作?为什么认为自闭人士只能做义工,而没有提供专业服务的资格?难道我们的时间和精力连一文钱都不值吗?

为什么认为仅仅因为初衷是好的,自闭人士就必须支持所有的自闭活动,比如穿蓝色衣服提高自闭意识?自闭人士的真正观点不值得表达吗?为什么自闭人士不被邀请以同等待遇参与旨在帮助他们的计划?如果做某事是出于好意,是否意味着我们都应该毫无疑问地支持它?

为什么大家会认为自闭人士不能帮助和支持神经典型人士?自闭人士只能接受而不能给予帮助和支持是真的吗?自闭人士真的不能成为医生、护士、心理健康专家、治疗师和幼稚园老师吗?

为什么我们还需要写作这篇文章?大家不都在庆祝包容和平等对待的态度吗?为什么我们还要向无知的父母发问这些问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