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愈自闭群体的分裂

“如果你是自闭儿的父母,你不可能同时恨自闭状态和爱你的孩子。如果你恨自闭状态,你就是恨你的孩子。同时,你也在教导你的孩子恨自己。” – Ray Hemachandra

这是一位自闭儿的家长很有争议性的意见,也是呼应了许多自闭倡导者的观点。

我个人不会这么说,我也不会建议自闭症倡导者这么说。这并不是表示我认为这种说法是错误的。这是因为自闭儿的父母经历了一种我们自闭倡导者无法理解的痛苦。只有那些也经历过同样痛苦的人才有道德权威对其他父母说这些话。

不,我不是说自闭状态是一个必须被消灭的可怕怪物。我想表达的是这个世上的每个人,无论自闭人士或者其他人,都在受苦。生活在这世上就是要承受失去所爱的痛苦和忍受与讨厌之物共处的痛苦。自闭人士受苦,他们的家长也同样受苦。

就像我们讨厌他人忽视我们在日常生活碰到的困难,讨厌一个不能接纳我们不同性的社会一样,自闭儿的父母们也讨厌他人忽视他们在日常生活碰到的困难,讨厌一个不能接纳我们的社会。是的,我们都是站在同一边的,都是在与共同的敌人作战。

虽然我们自闭倡导者在沟通、感官和执行功能障碍等问题上的挣扎是独一无二的,但与神经典型的父母在赚钱理财、执行育儿责任、为孩子的权利而战,以及为孩子争取更好的未来等问题上的挣扎是不同的。我们不能说我们真正同理或理解对方的痛苦,除非我们自己也是经历过了这些挑战。

因此,让我们在开展倡导工作时避免加重父母们的痛苦。让我们的话语温和、坚定、明智,这样我们才能在治愈父母的战争创伤的同时,坚定自己的立场,确认自己的自闭身份。让我们的言语成为团结自闭群体的桥梁,而不是分裂大家的大墙。让我们的语言,从自闭症社区开始,促进大家和睦共处、世界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