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以看待自闭本质一样看待女性本质

[女性读者:我提前向所有被冒犯的人道歉。这篇文章并不是要贬低女生,而是要说明神经典型人士是如何贬低自闭人士但又同时认为他们在帮助自闭人士。]

 

请读者们想象一下,如果我们以多人看待自闭本质的方式来看待女性本质:女性谱系障碍(Feminine Spectrum Disorder FSD)患者过度着迷社交,有一种不健康的八卦欲望,以及有百科全书式的记忆随时可回想起冒犯她们的任何事件。她们有沟通障碍,经常说话自相矛盾,而且会对可怜的看护者发脾气。专家建议她们得尽早接受行为训练以停止不良行为,同时让她们专注于自己的职业发展、努力成为比赛冠军、拼命争取物质上的成功。

患有FSD的成年人往往会患上一种被称为月经出血障碍(Menstruation Bleeding Disorder MBD)的共同疾病。她们需要购买尿片来掩盖社会无法接受的出血状态,并服用精神药物来缓和病发时的极端的情绪波动。她们中许多人声称,巧克力特殊饮食对病情有帮助,但仍专家们没有足够的证据推荐这种疗法。

由于她们是唯一有能力生育的人,主流社会勉强容忍她们的特殊需要,但在其他方面对她们的评价很差。患者经常被描绘成鼓舞人心的视频,展示她们如何克服女性谱系障碍找到工作和实现平等。事实上,许多患者希望通过变性手术治愈自己,牺牲了生育的特殊天赋也不在意。

一些女性主义者决定站出来声明,她们对自己的女性身份感到骄傲。她们希望所有人都称能够把她们称为女性,而不是FSD患者。她们创造了男性本质这个概念来定义社会上压迫她们的其他人,并指出FSD的专家全都是男性本质人士。这些所谓的专家根本都不了解女性本质人士的感受和经历,因此没有资格为她们说话。她们也认为要应该由女性本质专家协助她们,也希望世界不要把女性气质称为一种障碍。

 

医学模型已经诱导大家把自闭本质视为疾病,而且要设法找出治疗方法对抗这种病症。大家期待也许可研发出一种方便的胶囊或注射的形式。不幸的是,主流专家对自闭本质的根本问题无能为力,因此人们只能寻求伪科学和未经测试的方法。

如果之前大家能从一个神经多样性模型开始理解自闭本质,那么我们将会做一些不同于现在使用的行为训练的、基于药物的和以营养为重点的方法。在这个交替的宇宙中,自闭人士成为受人尊敬的专家,使用神经学、认知和经验方法为基础提供自闭服务。

 

许多家长相信她们已经找到了治疗自闭本质的方法,因为她们的孩子在接受干预后不再出现行为问题或开始有更好地社交。为了避免成为骗术的受害者,有必要了解以下几点可以帮助自闭人士感觉更好,思考更清晰,从而改善行为。这绝不是治愈自闭本质的方法,只是解决了其他恶化行为的问题。

• 治疗隐藏的疾病、营养不足和身体疼痛
• 减少压力
• 对自闭儿额外关注

用FSD的比喻来说,如果女生服用营养补品补充矿物质的不足的状况,她们感受在来月经时感受的痛苦会大大减轻。由此产生的更好的日常运作功能和更少的情绪波动并不是治愈月经或女性本质的证据。

 

行为方法当然可以减少问题行为并促进所期望的行为。除了像对待动物一样对待孩子的道德问题之外,行为的改变是否会使孩子从自闭本质变成神经典型本质,或者仅仅只是迫使孩子假装自己是神经典型人士?如果是这样,那么一旦强逼的压力消失,孩子可会“倒退”回原来的行为。只知道如何遵循脚本和规则的孩子也会在处理新情况时遇到困难。

这是因为行为并不是引发自闭本质的原因,而是大脑功能或环境因素创造的结果。这些因素需要被处理才能造成行为永久改变掉。[然而,如果自闭儿童的复合问题得到解决,并被鼓励与人互动,他们可能会在大脑高度可塑性的关键发育窗口期间切换成为典型神经本质。]

借用FSD的比喻,这就好像女性儿童在很小的时候就被训练成男性,这样她们长大后就会成为男性:穿着男性服装,玩男性喜爱的玩具,参加男性的游戏。起初,她们都在特殊学校接受培训,这些学校有专门的设备来改造她们,但我们这个更开明的社会决定要包容她们,让她们参加有真正男孩的男女混合学校,这样她们就不会感到孤独。

 

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有那么多自闭倡导者对社会看待自闭本质感到不安?现在我们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