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教育:把自闭天才变成平庸工作者

大多神经典型人士(NeuroTypicals)不知道如何指导自闭人士。他们努力把自闭人士的行为调整与自己的社会能够兼容。他们的目标是管理自闭人士,而不是发展他们的潜能。因此,自闭人士为了创造自己的成功,必须研发和使用非传统的策略和方法。神经典型人士的策略通常不适合他们,神经典型人士通常也无法提出合适的策略。

大量生产模式的神经典型教育系统必定会把杰出的自闭人才变成平庸的工作者。与华德福老师为每节课创建不同的教学大纲相反,主流学校的老师只是强制学生适应大量生产的教学大纲。他们也不太可能为了激发孩子的潜能而付出额外的努力。

自闭儿童缺乏经验、判断与执行能力差劲,这意味着他们即使成年了还是得完全依赖照顾者来引导他们走向成功。照顾者必须扪心自问,他们想要投入多少精力和资源来开发孩子的潜能,以及谁能帮助他们设计出合适的策略来发挥自闭儿的潜能。

那些对人才发展非常认真的照顾者必须采用在家教育。他们应该聘请理解自闭状态的专家来帮助他们的孩子设计一个定制的课程。他们必须准备打破常规(比如让他们的孩子深入钻研某些领域),而不是努力追求神经典型儿童的全面发展模式。[这只是一个简单的例子;我并不是说学习多学科是一个坏主意。]

 

我小时上的是一所主流学校。当时我周围没有人认知自闭状态,也没有人知道我是自闭人士。因为我很安静也没有明显的行为问题,大多人都不怀疑我与其他孩子不同。

在上小学起,我开始阅读从公共图书馆借来的大学科学和心理学教科书。所有的老师只对我说不浪费时间阅读这些书,而是把注意力集中在教学大纲上。但是我觉得那些教科书太枯燥了,我不想认真地学。我以前甚至因为一个同学在科学考试中得了比我高3分而被拒绝了代表学校参加科学竞赛的机会;他有温习功课但我根本不理会温习。在那时如果可以妥善鼓励我系统化地学习,指导我获得学位是可容易办到的,之后我可能还会成为一名教授。但是我的父母并没有培养我这方面的兴趣。

在中学的时候,我的父母很有远见,给我买了一台电脑。我几天之内就自己掌握了基本的功能,但他们却对我的成就视而不见。他们后来叫我去上一个超级简单的电脑基础课,学习我已经知道的东西。后来在不知道什么更好的选择的情况下,我只是用它来玩游戏。但是我的父母没有指导我如何有效地使用电脑。

我很快也自己学会了编程,并创建了一个很简单的自动互联网中继聊天(IRC)机器人。我学会了电脑修理技术,并向别人收费修理电脑。当5名理工毕业生组成的编程团队离开一家互联网初创企业时,是我的一个客户的老板摆脱我接手处理网页的问题。我很快就学会了网络编程,将网站加载时间从8秒缩短到了半秒。如果有了指导,我可磨练自己的技能达到黑客水平,加入一家网络初创公司,等到这家公司在证券交易所上市后,我就可以退休永远不用为他人打工了。但是我的父母没有为我这个事业做任何策划。

当我在中三有了自我意识后,我讨厌学校一直在贬低我的智能。即使我跟她打赌我能正确地回答科学教科书上的每一个问题,校长坚持不让我放弃文科和人文学科,允许我专注于理科科目。这些额外科目的老师无法向我解释为什么他们不相关的科目是重要的,只是告诉我要集中精力在考试中取得好成绩。但是我的父母没有介入改变我教育情况。

感到了沮丧和烦恼,我故意忽视了学业,还刻意考不及格A数学科目以惩罚学校对我的待遇。这使我失去了在理工学院学习(当时非常受欢迎的)电脑科目的机会,严重了损害了我未来的职业机会。这一次,我的父母终于行动:责备我愚蠢和固执。剩下的都已经是历史了。

 

照顾者,如果其他人不相信自闭儿的潜能,那也没关系。但是如果你也不信,他们的前途必定完蛋。如果你不确定如何开发孩子的潜能,那就向别人寻求帮助,不要犯和我父母一样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