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容精神

包容并不一定是把那些有差异的人包括在我们的日常活动中,而是自动接受大家的真我和差异。我们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偏好和需求;我们每个人表达自己的方式都不一样;我们每个人都有优点和缺点。找到让我们每个人成为真实自我的最佳方式,是包容的最终目标。

换句话说,包容并不意味着每个人都必须在同一个地方一起做每件事。有些人喜欢一边工作一边和同事聊天和听着吵闹的音乐,而另一些人则喜欢在安静祥和的环境中独自工作。强迫两种类型的人在同一个地方工作实际上是不尊重他们的不同偏好。最好是让他们在各自在喜欢的空间工作,只在会议室、办公室储藏室和食堂等共享的地方平等相聚。

神经典型人士倾向于将包容理解为每个人都平等地共同参与活动。自闭人士倾向于将包容理解为有平等的机会参与他们自己选择的共享活动。一些神经典型人士会尽可能地把自闭人士包括在自己的活动中(比如学校、工作、休闲、宗教活动)。然而,许多自闭人士发现处理这些活动得付得出社需求是一项导致他们更难有效地发挥功能的挑战。

 

另一方面,许多自闭人士虽然说自己支持包容概念,但他们衡量自己成功的标准是自己变得多么神经典型,而不是如何有效地利用了自己的自闭特征发挥潜能。许多自闭人士追求的是正常化的平凡,而不是成为非凡的典范。虽然永远无法达到,但他们渴望成为的他人的影子,而不是最好的自己。

找到方法来发展我们理解神经典型人士的能力、学会适应神经典型环境可以促进我们自己的职业发展;这并没有错。会给我们自己带来麻烦的是,认为伪装就是成功,正常就是卓越,真实无关紧要。

我们常说自闭人士有不同的能力而不是残疾。我想纠正这句话:自闭人士有不同的能力和残疾。自闭人士生活在一个使他们丧失生活能力的社会里。虽然他们有潜力发展自己的能力,但神经典型人士几乎不知道如何做到这一点。相反,神经典型人士通常认为自闭人士越是走向神经典型的平庸,就越接近成功。

每个自闭人士得自己负责抵抗被神经典型化的压力,找到自己与众不同的方式发挥非凡,因为这是我们身为自闭人士能够找回真正潜能的唯一出路。大多数自闭人士放弃了这个奋斗,变成了怀恨照顾者的宠物。而照顾者则不情愿地计算着照顾忘恩负义的宠物的费用,并担心自己死后宠物会不会遭殃。

 

神经典型人士和自闭人士都应该和彼此做一个交易:自闭人士应该尽最大的努力照顾好自己、履行他们的社会义务、找到生活的意义。神经典型人士应该尽力支持自闭人士探索和利用他们的不同能力来实现这三个目标。

即使自闭人士是在自己家里工作,而不是在嘈杂的办公室、工厂或餐馆里与许多人见面,这种交易也能奏效。在适当的安排和策划下,社交和口语交流技能会变得不必要。能够照顾自己并找到意义,同时保持真实的自我,应该是我们衡量成功的真正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