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自己父母嘗試的非普遍引導方法

家長們經常向我諮詢如何幫助他們的自閉兒。我不太願意回答,因為我不是自閉專家也不是家長,但我可以從我的童年的經歷提供參考。但是對我有幫助的介入不一定對其他孩子有用。

童年時的我非常安靜和順從。我有能力吸收複雜的概念,上小學時我從國家圖書館借了大學科學課本(但老師們不喜歡我閱讀學校課本以外的書籍,時常勸我要注重學習學校課本)。然而,我不明白我所讀的內容的意思—我只是把事實記錄下來。

 

1)使用簡樸的治療室:與一個充滿感官刺激的房間相反,我在一個毫無干擾的房間裡可更容易地把注意力集中在要處理的事物上。

  • 把房間隔音,把窗戶蓋上
  • 在牆壁和地板上塗上一層均勻的柔和顏色,避免有任何圖案、形狀或線條
  • 不斷播放輕柔的音樂(如巴羅克音樂)
  • 安置最少量的傢俱(例如一張小桌子、一些墊子、一個儲物櫃、一條床墊)
  • 避免不必要的裝飾,如照片和藝術品
  • 房間裡的物品避免與背景顏色對比
  • 只使用不閃爍的燈(如發光二極體和鹵素燈),而不是螢光照明。來自螢光照明的閃爍可能會給一些孩子帶來不適和刺激。
  • 檢查氣味和其他感官刺激;避免任何可能會吸引注意力的東西。例如,一片閃亮的金屬反射陽光或者老師噴在身上的香水都會導致分神。

2)做自我意識練習:一片完整長度的鏡子可用來幫助我意識到自己身體和行為。一台答錄機可幫助我意識到自己的聲音是聽起來如何的。

3)探索其他可選方案:華德福教育米勒方法(Miller Method)可能幫助我與自己的本能相聯繫。它們可補充其他的介入方式。

4)檢查過敏,並相應限制飲食:我曾經有過敏問題(例如:不斷流鼻涕、肚子很鼓、哮喘發作)。雖然我已經服用了無酪蛋白飲食,但無穀蛋白飲食相信也會對我有幫助。牛奶含有酪蛋白。小麥、燕麥、黑麥和大麥含有穀蛋白。

5)檢查醫療問題並對其進行治療:我有營養缺陷、消化系統薄弱和慢性疲勞的問題,但我最終自己使用營養補品解決了這些問題。我也讀過重金屬中毒和腸道細菌感染也會在自閉兒身上造成行為問題。

6)使用圖片交換通信系統(PECS):我覺得這個方法可以讓我更容易表達自己。如想省錢,我們可以製作自己的版本:從網路下載剪貼板,使用PowerPoint排列和列印這些剪紙藝術,把它們剪下來,然後把這些做成小卡片。

7)用日記記錄事件和任務:我發現可以在同一個地方寫下我需要做的事情,這樣我就會記得去做。

7)用日記記錄活動和雜務:在小學時我自己發現可以在同一個地方寫下我需要辦的雜務,確保我會記得去處理。如果我可以很小時候就被指導這樣做(也許在不識字時可使用PECS)會對我有幫助。

8)人才培養:我對科學和電腦非常感興趣。在小學時我就開始閱讀大學課本,在我擁有第一台電腦時就開始自學程式設計。然而,父母並沒有利用這些強項來培養我的天賦,以便在我成年後給我帶來優勢。他們放任我做我喜歡做的事,結果我花了很多時間玩電腦遊戲。老師們也強烈勸阻我學習課本以外的知識,因為這些知識不會出現在考試中,因此我錯過了很多擴展知識的機會。

 

家長們需要積極地投資于自閉兒的未來,而不僅僅試圖管理行為。孩子很可能比父母活得更久。在一個自動化和快速變化的世界裡,目光短淺只會把問題推到未來。

因此,我建議家長們考慮各種干預措施的長期影響。有些介入對於行為管理很棒,但無法促進任何內在理解或移情。有些介入要求父母付出很多精力但回報很高,而另要求不高但也效力有限。很多療法沒有科學依據,可被認為騙局。把不必要的錢花在無用的介入上,或者只顯示快速的效果而不能提供長期的解決方案的介入上,是不可持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