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导神经典型人士的秘密

神经典型人士(NeuroTypicals)通常专注于教导自闭人士社交技能(例如与人相处)和生活技能(例如独立生活)。这些可见的技能通常是用基于规则或脚本方法呈现的,导致学习者展现古板的应对方式、无法灵活应对变化。

神经典型人士往往会忽视了一些看不见的关键技能;这些都是允许他们能够相对容易和深入地掌握各种可见的技能。就算如此,他们经常忽视那些阻碍自闭人士真正掌握(而不仅仅是记忆)可见技能的无形问题。

然而,并不是我们所知道的让我们陷入麻烦。造成障碍的并不是我们所理解的东西。造成误解的并不是我们所意识到的。我们需要一个新的无形教学大纲,涵盖缺失的部分。因为大家都没有意识的它存在的可能性,这个教学大纲是我自己一项一项摸索出来的。

 

对于那些准备好超越传统社交技能课本的自闭人士,我可提供神经典型人士的秘密。我与大家分享一些基本问题的关键见解,包括神经典型作者书籍尚未解答的,或者是不适合自闭人士应用于日常生活的解答方式。

  • 我们如何理解这个感官世界?
  • 我们如何冷静地处理不顺心的事情?
  • 我们如何处理我们无法控制和预测的事情?
  • 我们如何将自己和他人的情绪联系起来?
  • 我们如何评估我们所处的形势?
  • 我们如何在两个或两个以上同样好的/坏的选择中做出选择?
  • 我们如何理解我们做出的选择的未来含义?
  • 我们如何才能完全接受别人和我们不一样?
  • 我们如何处理神经正常人的「特殊需求」(如闲聊)?
  • 在与人交往时,我们如何表现自己的社会地位?
  • 我们如何有意义地把人当作人,而不是物体或角色来对待?
  • 我们如何「感受」人的个性、意图和潜能?
  • 我们如何「享受」生活?

为了达到以前大家都办不到的目标,我们必须使用前所未有的方法。为了取得突破,我们必须接受新的理解。我们寻求的不是关于人类的知识,而是关于人类的智慧。当我们深入了解了人类的经验和状况,那么表面上看似荒谬和愚蠢的行为,就会变得是明智和聪明的选择。

 

寻求标准化和量化一切的文明已经使许多人失去了对人类生活中不可名状方面的欣赏和联系。认为自己是唯一真实的存在的强大智力正在攻击人类的灵魂、内心和身体都受。「我思故我在」已经是许多现代人的信仰。

主流的「我思故我在」对自闭人士来说是个很诱人的思想,容易完全依靠智力来探索我们的世界。我们很容易忽视自己内心的非理性情绪和欲望。对我们来说,隐藏在完美的想象中比直面残酷而痛苦的世界更有诱惑力。我们很容易相信我们的存在是没有意义的;死亡是我们能得到的最好的解脱。我们很容易对这个世界和我们所面临的不公正感到愤怒。

我们不必选择那种存在。我们可以选择连接到生命无形的网络。我们可以选择用我们独特的个人方式来表达世界的善、美、意义和真实性。我们可以选择成为一个完全接纳自己人性和我们的个人本质的人。

不要再做一个要求舒适、可预测和标准化切片体验的游客了。开始成为一名探险家,在探索平凡生活的特殊之处的同时,开辟通向未知的新道路。让我们拥抱世界,为身边的人架起一座桥梁,为我们的未来而成长。

 

也许是当我们不知所措时,
我们才开始了自己真正的工作
当我们不再知道该走哪条路时,
我们才开始了真正的旅程。

不受挫折的头脑已经失业了。
受阻的河流才是会歌唱的河流。

– 温德尔·贝瑞 (Wendell Ber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