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utistic » 體驗孤獨症

一位陌生人身處在遙遠的異鄉內

雖然我之前從來沒有認識過生與死,但我現在只能在一個脆弱的身體渡過一段有限和未知的壽命週期。 雖然我曾經站到時間平臺上觀看無數的永恆,但我現在只能盲目地以固定的速度往一個未知的方向移動。我試圖準確地知道會發生什麼,以便未來能像過去一樣堅定。 雖然我之前在無限中存在,但我現在被困在只有3種類型的活動空間中,而 且又進一步被重力綁定。 雖然我曾經能夠隨著思想自由到達任何地方,但現在必須使用軀體在粘質的空間和漫長的時間勞動。 雖然我之前體驗的一切都是完整的,但現無時無刻都得接觸到衰老、疾病和瑕疵。 雖然我從未經歷過痛苦,但我現在有很多方法可以通過身體被折磨:物理、情感、精神等等。 雖然我從來沒有認識惡意的概念,但我現在不斷地體驗到了它的效果。 雖然我既不發出指令也不接受指令,但現在我一直得面對被指令。 雖然之前被接受是必然的,但我現在體會的是猖獗的判決和歧視。 給我一個很好的理由為何我應該來到這個可惡的地方,因為如果你不能回答我,我就回家。

Read more ...

原始生命形態

我是一個夾在兩世之間的陌生人。外世界好嘈雜、麻煩、危險、混亂、不合邏輯。內世美好、能被理解、有秩序、有邏輯。 很明顯的,內界才是真實的。但外世(稱自己為人類)的外星人一直告訴我,他們才是真實的。我才不信。我沒必要理會他們,也不必認真對待在外界發生的狀況。 不幸的是,這個白日夢太過持久。外星人一直堅持在做讓我難以忽視的事情。我的抵抗能力最終慢慢地消失了,被他們成功地拖進了他們的稱為「地球」的精神病院。   我們為什麼要吃東西?我們為什麼不能把手指插入牆上的插座充電,在陽光下光合,或者在胃裡安裝核反應爐?食物策劃和準備過程浪費時間和精力。吃東西浪費時間,去廁所感到噁心,烹飪好麻煩,生產農作物是效率大災難。 為什麼要說話?為什麼他人不能直接閱讀我們的想法?需要小心呼吸,移動舌頭,協調嘴唇;這些使得已經很難掌握的陌生軀體變得更加困難。地球人奇怪地認為這是些都很容易,而那些不能經常做這些複雜特技的人都有缺陷。 為什麼我們必須有樂趣?什麼是“樂趣”?與節奏聲波搖擺身體如何算是樂趣?在類比危險情況下啟動戰鬥或逃跑反應如何算是樂趣?吃有了大量的碳水化合物、鹽、油或人造感覺興奮劑的食物如何算是樂趣?故意違反規則與規定如何算是樂趣?浪費時間進行無謂的體育活動如何算是樂趣?嘴唇對嘴唇的唾液交流如何算是樂趣?   這些地球習慣好奇怪呀,但更奇怪的是地球人對你提出這些問題時的反應。他們會從事不可預測的非理性行為避免回答問題。也許他們希望將自己的習俗保密,不和外人分享。 那些地球人類是原始的生活形式;他們的行為不合理,會傷害自己同類。瞭解了他的充滿戰爭和不必要的痛苦歷史後,很容易得他們是宇宙敗類的結論。為什麼我會出生成為他們的一份子?這一定是個錯誤。我得馬上離開這個悲慘的地方!

Read more ...

表達自閉的經歷

人們一般認為自閉本質是一種社交障礙,自閉人士的主要問題是與人溝通和建立人際關係。實際上,社交能力的欠缺只是自閉本質的一個方面。我不僅僅迷失在人的社會裏,也迷失在時間、空間、和實體世界裏。 我覺得自己的軀體就像一個潛水機器人,在海底探索著這個外星世界。真實的我站在一個很 遠的地方俯視著,好像是從一艘船上控制著這個機器人。每當我回憶往事時,我總是像個事不關己的旁觀者,審視著生活裏發生過的事情,審視著自己。我從來沒有 作為我自己來看這個世界。我不在‘我自己’裏面。 我不知道我有一個軀體。我的手不屬於我,我不知道我有腳。如果不用眼睛看,我就不知道我身體的各個部分在哪里。我不知道我可以控制自己的身體,也不知道怎樣去控制它。不論做什麼事情,我都必須用眼睛來輔助我的動作,而不能依賴”感覺“。我所有的動作因此而變得遲緩。由於不能感覺到身體的各個部分,意外事故層出不窮。因此,別人總是指責我太慢太笨。 我也不能將身體的各個部分與它們的名稱聯繫起來。所以,當別人要求我在唱歌時張開或閉上嘴巴時,我無法將這個口頭指令與身體相應部分的運動聯繫起 來。結果,在參加學校合唱團僅一個星期之後,我就被莫名其妙地開除了。幸運的是,我媽媽教會了我在談話時看著對方。每次她和我說話時,她都會用手將我的頭 搬向她的方向。只有將一個指令和相應的軀體運動結合起來,我才能理解這個指令。可是,這並不能幫助我將肺裏的痰排出,因為沒有人能操縱我的喉嚨和肺部的肌 肉來教我吐痰,所以我只有通過劇烈的咳嗽把痰吐出來。 媽媽常常抱怨我在還沒生病時沒告訴她我感覺不舒服,但嗓子發炎或肚子疼之前我從來沒有預感,又怎麼能告訴她?我也對冷熱不太理睬,因為我不感覺身體不適。我 走路的姿勢奇怪,因為我必須自己創造移動身體的方式,而無法依賴直覺。由於我不知道如何使身體自然地放鬆,我的姿態就像一段木頭一樣僵硬。   我常常不能理解老師的話。有時候老師的話突然變成一種熟悉但是無法聽懂的'外國語'。但因我自己並沒有意識到發生了問題 ,我只知道同學們總是神秘地知道明天該帶什麼東西上藝術課,或者今天語文課老師佈置了什麼作業。除非老師把吩咐寫在黑板上,否則我可能聽不進。 我的眼睛可以看到老式電腦螢幕上75赫茲以下的閃爍。這種閃爍像一池晃蕩的水,有一條光亮的白線迅速地從螢幕的底部竄到頂部(或者反過來)。我很詫異為什麼大多數人都看不到這些閃爍。老式電視機也會發出高頻噪音;如果有人在隔壁的屋子內開機,就算在靜音狀態下我也能知道電視機是開著的。 我只吃我稱為‘安全型’的食物,即那些不會讓我討厭、並且不需要費力氣就能吃到的食物。比方說,蝦的味道就不敢恭維,剝起殼來也很麻煩。魷魚不論看 上去還是吃起來都是怪怪的。果凍有一種奇怪的口感。久而久之,我學會了排斥一切沒吃過的食品,因為這些食品很可能不合我的口味。 因為味覺差,我對好吃的東西不感興趣,無 法品嘗出不同烹調的不同味道。在學校的餐廳吃飯,我總是選擇一個便宜、有‘安全型’食品、並且排隊的人最少的一個攤點買飯。我最恨吃帶刺的魚,因為我要花 上一個小時才能把刺挑乾淨。邊嚼食物邊吐骨頭簡直就像中國戲劇裏神秘的功夫表演,我根本無法學會。我的夢想是像植物一樣靠光合作用生長,或是用插銷給自己 充電,這樣我就不用這樣費事地去吃飯了。 我不知道自己在空間裏的位置,因為我根本不知道有三維空間。所有的物體在我看來都是平面的。我在腦子裏想像一個東西時,也只能想成平面的。我無法應用直覺感應到以下的概念: 形狀 物體內部和外部的三維結構 質地 物體摸上去是什麼感覺(比如粗糙還是光滑) 品質 物體的重量 位置 從我的角度看,一個物體相對於其他物體在三維空間裏的位置 物品極限反應 造成物品損害的壓力的強度和類型。比如,塑膠檔夾被折過量將導致它撕裂或變形。 物品被動反應 物體與他人互動可能出現的狀況。比如,如果有人經過桌子可能會不小心把桌子邊緣的玻璃杯打翻,造成杯子摔得粉碎。 物品工具功能 物體被他人互動可能出現的狀況。比如,如果要抬起一杯滾水,我們該握住杯的柄,而不是整個杯子。杯子的功能是裝液體,柄的功能是保護我們的手不要被燙傷。 所以,即使是把水倒入杯子這樣簡單的動作,我也必須用眼睛來輔助。稍一分心,就會不是倒得太滿,就是手的動作太大把水灑在桌子上。   我不知道如何對付未來事件,所以只能依賴於刻板的習慣和時間表。有了時間表,我就可以按部就班地去經歷一個個安排好的事情。[事情做完之後,我就不知道該做什麼了,只能準備自己耐心地等待服從下一個命令。]如果事情的發展偏離了原來的‘預期’,我會感到極為不快。對我來說,將來就是過去的重複,只是我還沒有經歷而已。[我想,一般人要是看到自己的過去總是變來變去,也一定會感到不舒服的。] 儘管我可以通過鐘錶知道時間的流逝,我從來不知道我生活在時間裏。 大多數時候我都是在夢遊,不知道到自己的存在。到了中學三年級我感到自己的存在以後, 我開始區別過去、現在、和將來。我的過去是以年代順序而存在的。我的將來無法預料,很多事情都有可能發生。但是我還是不知道什麼事情發生的可能性更大。不 論是外星人入侵,還是恐怖分子用原子彈襲擊新加坡,或者碰上一隻從動物園裏逃出來的饑腸轆轆的老虎。這些情況在我看來與碰上一個陰雨天或流鼻涕都有同樣可發生的可能性。 因此,生活中的每時每刻都會有無法預知的事件發生,包括那些可能危及到我生命的事件。 於是我就儘量地擴大自己的知識面,以準備應付可能發生的一切。這些焦慮不僅在白天折磨我,晚上也同樣如此。每天晚上,我總是在床上輾轉反側好幾個小時,琢 磨著在每一種可能的情況下自己應該怎樣行動。   直到我的直覺恢復之後,我才意識到我是走出了一個噩夢。我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帶著這樣嚴重而隱蔽的障礙生活了這麼多年的。

Read more ...

被驅逐出天堂

有些人曾經和我說過,他們認為自閉症是虛假的,而自閉兒只是害羞或沒家教的普通小孩。我能理解他們是因為沒有足夠的自閉意識而產生了誤解。 但有些對自閉本質熟悉的人士(如自閉兒的父母親或老師)仍然擁有自閉本質只是不良行為的觀點,認為只要糾正這些行為就能解決問題。這過度簡化的觀點不能提供自閉兒真正的動機。相反的,它加深了非自閉人士和自閉人士的不信任和憤恨。 為什麼自閉兒怕日常生活的改變?為何自閉少年常感到沮喪和有自殺的念頭?為什麼自閉成人對全職工作感到反感?如果能理解他們的感受,情況將變得更加容易理解。   從小孩的角度來看,語言是福也是禍。小孩一方面可利用它向其他人得到所要的東西(如食品、玩具和電視遙控器),但另一方面它也是其他人用來壓抑自己的工具。糊狀的食物不喜歡進入口中,但語言卻命令要喉嚨把它吞下。腿要到跑向遊樂場,但語言卻命令要朝向學校步行。雙手想撕毀的紙張,但語言卻命令要用來做功課。 如果可以忘記語言,回到快樂、即時滿足的心意的世界,那該多好呀!真正聰明的是那些選擇封印語言這個大陷阱的小孩。太遲了-語言已經入侵了。敵人不久後就將會佔領一切自由的空間。 記得要喝水。記得要洗碗。記得要完成數學作業。記得要拋掉桌子上的紙巾。記得要想辦法應付威脅把我捉去坐牢的惡霸。記得要計算最便宜的巴士路線去拜訪一位朋友。記得明天告訴科學老師其實有5,而不是 3種物態。記得明天放學後買飼料來喂寵物魚。記得把零錢分類成一排排整齊的線條。記得... 數以萬計的思想浮了出來,各個都同樣緊迫和重要。自己有限的能力如何堅守全部的要求,理解全部的思路,立即做出全部適當的反應? 有太多事情要做,太多角色要執行,太多事件要追蹤。沒有時間,真的沒有時間。因為未來被黑暗隱蔽,過去只是模糊的幻影,所以自己只能在現在存在;一切也必須在現在發生。而地球人也很心急。"快把書本交給我!" "不要拖拖拉拉的,馬上把鞋帶綁好!" "現在開始做作業!" 沒有足夠的時間想通辦不完的工作,沒有足夠的手足來完成它們,沒有足夠的速度到訪所有的目的地,沒有足夠的計算能力來計算所有的可能性。過量的焦慮累計。"我有沒有時間。我有很多事情要辦。你為什麼還要打擾我?為什麼添麻煩給我?" 就這樣,火山爆發了。   有一天,自己發現了能夠安全通行時間,進入黑暗和混亂的未來。這個橋樑被稱為"時間表"。有了它,眼前的黑暗就能夠消失,未來會發生的事情能夠一目了然,流浪的思想和提示立即回歸原位。不幸的是,這座橋非常脆弱。只要有一件不速之事發生,它就立即像氣泡的氣泡消失了。為了防止再跌落黑暗和混亂,"時間表"絕對不能夠被更改。 時間的橋樑允許過去和未來的存在。它似乎能夠提高生活素質:計畫可行,有趣的事物也能夠完成。然而不久後卻發沒意料的事情會造成現計畫能失敗、期望能破碎,引起了煩惱和憤怒。而語言時常命令不能夠進行有趣的事物。太遲了,時間的橋樑也是陷阱 ! 不久後,自己產生了恐怖的結論。因為未來是不可知的,所以一切都有可能發生 !時間旅行者可能會殺了自己要測試祖父悖論的可能性。住家可能被核導彈擊中的可能性。外星人入侵地球的可能性。地球被黑洞吞沒的可能性。僵屍、鬼魂、食肉動物和暴風部隊可能都在等待出現的時機。 但自己正忙著思考如何抵禦外星入侵,世界正無情地徵求自己的注意。交通燈染紅了,向自己沖過來的腳踏車,從書包掉出來的書,不停吠的野狗。從醒來那一刻直到入眠,自己一直與時間賽跑。地球人使情況更加惡化。"看著我!不要東張西望。" "讀課本!不要分神。" "晚餐準備好了!馬上過來吃!不要拖拖拉拉的!" 自己仿佛生活在另一個時空內,每次思想和行動都慢三拍。手儘快把考卷綁起來,但還是太過慢。固執的鉛筆就是不肯服從命令把字體寫好。書包一定要花費幾分鐘才能收拾好;大家早已離開教室。要踢足球,但它已經滾到對手的腳旁。 如果可以暫停這個世界忙碌的節奏,那該多好呀!如果擁有無限量的時間,自己就能追上所有的閱讀材料、電視節目、電子遊戲和個人計畫。如果擁有無限量的時間,就能夠策劃和準備未來所有可能發生的情況,並卻準備應變方案。如果擁有無限量的時間,自己就能吸收世界所有的知識、技能和體驗。唉,但這仍然還只是一場夢。   地球是個危險的地方;到地球必定得要受苦。地球人沾滿血的歷史就是最好的證據。像阿道夫•希特勒這樣的人曾掌過權,也還正在繼續掌權。從他們的心打造了俘虜兒童當士兵、製造毒奶粉、被陷害抓起來折磨得受害者和屠殺援助人員等等殘酷的行為。在個人生活中也有殘酷的例子:喜歡在自己身體製造痛苦壞同學、沒良心的騙子、怨恨自己的老師、責駡自己是無可救藥的失敗者的父母親。 這是一個生命隨時可能結束、一個充滿恐懼的世界。這的身體如此脆弱;一不小心撞到頭、或接觸微小的病毒、或缺乏氧氣、 或溫度太高/低、 或過多的輻射線、或被尖銳物體刺到身體,都可迅速奪走性命。即使沒有外來威脅,這個身體也會在有限的時間後退化而死亡。但驚奇的是,人類把自己的局限當著是理所當然的。進食好麻煩、好噁心、好危險(因為可能把劇毒和病菌吞下)呀!然而,人類盡然享受它 !但人類還是記得這個恐懼和脆弱的情況,把它轉移成威脅、處罰和(嚇小孩的)大壞蛋。 這是個依靠控制他人的世界;強者能逼弱者服從。自從落入語言的陷阱後,周圍的成人都忙著定下規則。 "如果你不聽話,我會懲罰你!" 就算話沒說出口,但恐懼的目光已經表達了情況。抵抗是徒勞的。連自豪的自己都必須投降,但順從人類,這種宇宙的敗類?真是好痛苦啊! 這是個依靠欺騙的世界;笑臉可藏刀,甜語可摻毒。就算心裡對他人很不滿,但臉上還得掛著笑容。就算食品難吃,仍然得說味道很好。就算自己不夠用,仍要有禮貌地與其他人共用。這是一 黑白顛倒,真假難分的世界。 這是一個擁有百萬劃分、百萬區別的世界。人類以自己的身份地位把其他同類分類成上等、下等和同等。膚色、年齡、宗教、服裝、肢體語言、口音、政治權力和物質財富都是系統超級複雜的計算因素。如果自己反應比起他人遲鈍、或說錯話題、或做出令人反感的行為,或其碰撞其他百萬已知和未知的舉動都會降低個人的社會地位。無論在學校、工作、愛情或宗教事業,人類都必定互相比較身份地位。在這個缺乏理智的世界,身份地位是毫無根據的:不配者可統治,卑鄙小人能掌權,貪者可獲獎勵。 當自己還不瞭解時,情況還可接受。惡霸同學就像發出臭味的垃圾箱內,應避免。騙子就像吸塵器把錢從錢包內抽出來。不滿的家長就像憤怒的公牛,等待挑釁發出攻擊。然而,擁有了自我意識後,情況便得難忍。知道惡霸是針對著我、騙子認為我是傻瓜、家長認為我是沒用的拖累、周圍的人認為我是裝模作樣的白癡,就如把箭射穿入心臟;「我」的內心受了傷。沒有人可信任,沒可避難的地點,沒有可證實的愛。邪惡勢力正在埋伏著,隨時攻擊我。我為何留在這裡?為了受苦?   半夜醒來,發現淚水神秘地從眼睛留下。人類是擁有脆弱的身體的非理性野蠻人。自己絕對不是人類的一分子,自己絕對不屬於這個顛倒世界。然而,這是人類的身體、這些是人的思想、這個環境是人類的世界。這不屬於任何人的身體、 這些像虛擬的亞原子粒子又出現又消失的思想、這個遙遠又如此痛苦的虛幻世界… 自己是來自哪個世界、哪個星球上和哪個維度?這是無法回答的,因為自己沒有足夠的資料進行計算。 自己可搜索宇宙的各處,直到時間的終點、空間的局限。這時剩下的問題是:"我是誰?" "我來自哪裡?" "我將回歸哪裡?" 不幸的是,"我是空" "我來從無" "我將回歸無" 歡迎光臨切斷的體驗。這裡充滿了焦慮、不確定、自卑、假信心、憤怒、悲傷、遺棄和孤獨。如果可以快速退出就好了。切斷了這個屬於沒有人的身體的一些醜陋的血管,應該就能夠離開。沒有存在總比經歷無意義的痛苦還好受。

Read more ...

回歸

深海掙扎求存 避世界之險惡 尋找出入逃脫 探索人類之心 解開人類之謎 接納人類之命 意識天賜使命 在惡醜假空中 找出善美真意 自我解脫苦海 回歸現實共用 等待人類喚醒 人類矛盾之心 渴望奇跡出現 出現卻必否定 說者弱無人聽 說者強無人信 堅持限定事實 人類顛倒風格 有者加缺者減 強者助弱者忽 富者貸窮者逐 外在判內在否 混亂真金假銀 走出矛盾之心 離開顛倒風格 放下自我限定 閱讀理解判斷 真金不怕火煉 體會真理必悟 絕望黑暗之中 點燃希望之火 打開未來之門 結束痛苦之難 打造天地之橋 完成傑作之命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