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擊狂熱主義

1. 我的觀點是對的。
2. 理性且受過教育的人不可能與我的觀點有分歧。
3. 任何觀點有分歧的人都是錯的。
4. 凡是觀點有分歧的人,必須說服他的觀點和我一致。
5. 凡不能被說服的人,必須強迫他改變觀點和我一致。

這些信仰共同定義了狂熱的核心。狂熱分子聲稱反對不容忍、壓迫和霸淩,但自己卻幫助它們迴圈持續下去。他們把世界劃分為所謂的「好人」和「壞人」( 同樣和不同觀點的人)。他們尋求除掉那些不同觀點的人,而不是找到一個包括大家的解決方案。他們在追求自己認為正確的理想時,拿自己的健康、事業和生命冒險,給其他人製造痛苦和混亂。

 

非自閉人士的智慧告訴我們,如果想保持朋友關係,那麼就不應該討論與政治、宗教、性和金錢相關的話題。這是有充分理由的:儘管世界的問題很複雜,但許多人堅信他們有簡單的解決辦法可處理它們。由於纏結了自負,當人們對這些解決方案有不同意見時,很容易就會開始爭吵。

言論自由應該是讓人們通過聆聽來自不同背景的人的不同觀點來培養意識,從而深入討論如何解決這些複雜的問題。民主應該是包括大家一起積極地解決這些問題的精神;我們每個人利用自己的優勢和意識來填補其他人的弱點和盲點。政府應該是一個説明大家組織和協調解決問題方案機制。

然而,如今的言論自由被濫用來發洩個人怨恨和不快,攻擊個人和組織。如今的民主被扭曲為要求個人利益和意見優先於他人的平臺。如今的政府成為大家丟棄責任的垃圾場,逃避自己義務和貢獻的機制。

我們常有的念頭假定大家必須有對立的關係:有人錯了才有人對、有人輸了才有贏、有人被拒絕了才有人被接受。狂熱主義已經通過以錯誤的基礎分裂了我們。我們必須競爭,而不是合作。我們必須分裂,而不是團結。

當我們認為掌權者不能被信任時,我們選擇只維持幾年的軟弱、不團結的政府,拒絕擁有強大、團結、能夠付諸實現幾十年的長遠計畫的政府。當我們把政府從被治理的公民中分離出來時,我們創造了客戶服務地獄:每個人都點了自己喜歡的菜,但沒有人願意準備菜和買單。

當我們相信大家的成熟度但沒有提供支持他們做出有意義的貢獻的機制時,我們創建政治馬戲團:人格比品質更重要、贏得辯論比實行計畫的能力更重要、展現自己的方法是讓別人看起來比自己差勁了很多。

 

世界很簡單。問題很簡單。解決辦法很簡單。摧毀任何阻力。不惜一切代價實現解決方案,問題就會神奇地得到解決。

狂熱是包容、民主和世界和平的最大障礙。狂熱分子攻擊那些與他們觀點有分歧的人,使得包容變得不可能。狂熱分子只追求宣傳自己意識形態和信仰,使得有意義的對話和理性的辯論變得不可能。狂熱分子促進分裂和相互仇恨,使世界和平成為不可能。其結果是一個痛苦的世界;人們忙著互相攻擊,忽視了需要解決的問題。

雖然自閉人士並不是狂熱的獨享者,但他們對狂熱有著高度的傾向。社交和溝通能力差導致朋友圈小,使他們很難與來自不同背景的人交流和學習。這也使他們成為欺淩的主要目標,強化了對人類的負面看法,並鼓勵他們逃避自己的問題。此外,執行功能障礙使自閉人士難以理解那些以各種形式困擾著數十億人的反復無常、不確定、複雜和模棱兩可的問題。

然而,全球自閉社區似乎並沒有認真對待這一威脅,反而歡呼格雷塔·滕伯格(Greta Thunberg)在環保主義方面的狂熱觀點。有關她被狂熱的環保主義者當作傀儡的提示被當作殘疾歧視而不予理會,變成在公共場合不適合提起的話題。

通過鼓勵本就已經有狂熱傾向的自閉人士模範更狂熱的行為,這些榜樣火上澆油,為如何建設性地解決問題提供了適得其反的例子。在他們的智慧成熟之前就玩弄政治之火,與有隱藏目的的社交高手人交往,並盲目地為那些困惑專家們的複雜解決方案開出簡單的解決方案。這使得自閉人士被精明的操縱者所利用,在未來清醒後才意識到發生了什麼,對人類感到側低失望。

 

狂熱的迴圈可在我們每個人身上結束。知道狂熱是多麼誘人,我們必須努力與之鬥爭。首先,我們必須意識到並歡迎我們對這個世界的所有痛苦和不愉快的想法。然後,我們必須努力使自己內心平和,因為無論我們內心經歷了什麼,我們都會在外部創造。

播種憤怒的種子,收割怨恨。
播種寬恕的種子,收割同理。
播種仇恨的種子,收割壓迫。
播種真誠的種子,收割團結。
播種渴望的種子,收割依賴。
播種責任的種子,收割成果。

我們每個人都可以學會解決自己的問題後才去管他人的問題。
我們每個人都可以積極地幫助解決問題,而不是增加問題。
我們每個人都可以致力於發展自己的技能和成熟,從而做出有意義的貢獻。
我們每個人都可以學會挑戰被拒絕和挑戰都是針對自己的念頭。
我們每個人都可以學會傾聽和接受不同的觀點,包括那些我們非常不同意的觀點。

我們再也沒有藉口不讀整篇文章就直接下結論。
我們再也沒有藉口要求他人向我們解釋自己,而不是自己先採取第一步去嘗試理解他們。
我們再也沒有藉口成為只會抱怨而不採取建設性行動的紙上談兵的批評家了。
我們再也沒有藉口將批評斥為殘疾歧視,把自閉特質當著不成熟的行為的藉口。

總有一天,讀到這篇文章的一些人將會獲得諾貝爾和平獎。
總有一天,讀到這篇文章的一些人將會以永久的和平團結人類。
總有一天,讀到這篇文章的一些人將會把人類帶向星空。
成為這些人的一分子吧!